山东潍坊昌邑市奎聚街道黄家辛庄村
本站网址:
164121.cnlhzb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谈古论今

昌邑传说 | 皮狐子精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20:40:53     阅读:1 举报

很久以前,昌邑有一个小村庄,庄东头住着一户人家,男人早亡,妇人拉把着三个孩子过日子。三个孩子老大是个男孩,叫扫帚嘎达,老二和老三都是女孩,分别叫抱盔儿、布墩儿。十月初一前后的时候,扫帚嘎达他娘要回娘家去上坟,扫帚嘎达要跟着一块去。临走的时候娘对抱盔儿和布墩儿说,嫩两个在家好好看家,俺傍黑就回来了。俩孩子挺乖巧,说娘你放心去吧。她娘点点头,就带着扫帚嘎达往娘家走。

     走到半路的时候,扫帚嘎达对他娘说:娘,俺渴的不行,你给俺点水哈。娘俩从家走的时候没带水,便说:咱娘俩也没带水,傍晌天到了嫩姥姥家再哈吧。扫帚嘎达听完便哭,不行不行,俺带接着哈,俺渴的受不了。

      这世间哪有娘能犟过孩子的,孩子爹走的早,就这一个传宗接代的男孩,那真是放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惊着,只能说:囊你在这棵树下了歇歇等着俺,俺上旁边看看有没有水。头着的时候水多,沟、湾、小河到处都有水,找找也不定准找不着。

     扫帚嘎达他娘去找水,扫帚嘎达就在棵大树下等着。

     日头偏了西,扫帚嘎达也没等到他娘回来,既饿又渴,正带要哭,从东边过来一个穿着白袍子的老奶奶,拄着个拐棍,见着扫帚嘎达就问:小孩儿你在这干什么?扫帚嘎达说:俺在这等俺娘,你见着俺娘来木?老奶奶上前摸着扫帚嘎达的头说,见着来,在后边,接着就过来了。扫帚嘎达一听,娘接着就过来了挺高兴。老奶奶接着说,你这个小孩头上怎么这么些虱子,我给你拿拿吧。早先的时候没有现在这些洗发液、香皂等洗化用品,家里卫生搞不好,还养些鸡鸭牛羊等家禽家畜,所以大部分人都招虱子。

     扫帚嘎达就将头放在老奶奶怀里,只见老奶奶伸出那双尖尖的像爪子一样的手,将扫帚嘎达抓住劈扒劈扒就吃了。原来这个老奶奶是皮狐子精变的,先吃了给扫帚嘎达找水的娘,又过来吃扫帚嘎达

     皮狐子精吃完就穿上扫帚嘎达他娘的衣服,蒙了蒙头,挎着个箢篼,往扫帚嘎达家走。走到家的时候就是半夜了,进不去便开始敲门。

     抱盔儿和布墩儿在家里囊等等不着她娘和锅锅,就先内锁上门吹了油灯睡下了。抱盔儿听见敲门声,就问:谁啊?

     皮狐子精有道行,能学人发声,就学着扫帚嘎达他娘的声说:我是嫩娘,其我开开门。俩闺女又问:娘怎么你自己回来了,俺锅锅呢?皮狐子精便回:嫩锅锅在嫩姥姥家住下了,三两天耍够了再回来。

     抱盔儿就起来开开门,转身心思点灯,皮狐子精说,不用点灯了,这个点了我也打盹了,就这样抹黑上炕睡吧。娘三个上了炕,抱盔儿挨着她娘,忽然就摸到了毛茸茸的东西在她娘被窝外边露着,忙问:娘,你被窝外边有个什么东西毛茸茸的,像个尾巴。

     原来是皮狐子精的尾巴漏出来了!皮狐子精说:哦,嫩姥姥给了我一把骡子尾巴毛扎的晒子,打苍蝇使,我去放下,你快睡吧。说完就起身下炕去了。

     不一会,抱盔儿听见咯嘣儿咯嘣儿响,像是她娘在那吃东西,就问,娘,你吃的什么?她娘说:嫩姥姥怕我回来的晚路上饿,给我拿上的琵琶梗,让我路上吃。

      抱盔儿一听,说,娘,俺也想要,你给俺两根吃。

      她娘就拿了两根扔到床上,抱盔儿拿起来觉着不对劲,借着月明影儿一看,吓了一大跳,这哪是什么琵琶梗,分明就是两根指头,一根粗一根细,粗的上面还有个顶针,再仔细一看,这不是娘的顶针吗,整天偷偷地戴还能认不出来?这个指头恐怕就是娘的吧?那个细的弄不好就是跟娘一块的扫帚嘎达的。

      抱盔儿吓的够呛,心都到了脖子眼。但是,旁边还有个妹妹布墩儿。想了想,说:娘,俺试着肚子不得劲,想着上厕所。皮狐子精说:囊你就爽去吧。抱盔儿说:黑灯瞎火的俺不敢自己去,让布墩儿跟俺一块去吧。说完就推起正在睡觉的布墩儿,拉着她就出了屋门。

      出了门,抱盔儿小着声对布墩儿说:里面这个不是咱娘,怕是最近旁人说的那个吃人的皮狐子精,吃了咱娘和咱锅锅,这又要来吃咱俩了,咱可不能让它吃了。不光不能让它吃了,咱俩还得给咱娘和锅锅报仇!

     布墩儿毕竟小,吓得差一点就哭出声来,抱盔儿急忙捂住她的嘴,说:你别出声,咱俩想个办法,偷偷地引它上当。

     姊妹俩商量了一下,决定爬到她俩最熟悉的屋后墙边那棵大芙蓉树上。这棵芙蓉树枝繁叶茂,像大伞一样遮挡着院子。树干光溜溜的,从墙边的柴禾堆上了墙头,踩着一块锯断的树杈子才能上去,不熟悉的人晚上找不着道上不去。姊妹俩上去了就开始吆喝,娘,娘,你快出来看,西边有人在那放花,真好看,真好看,你快上来看看。

     皮狐子精出来转了一圈,说,我怎么没看到有放花的?

     姊妹俩在上边说:娘,让大树挡住了你看不着,你上来就能看着了。

     皮狐子精这个时候就想着吃姊妹俩了,便说,我也上不去啊,嫩俩快下来吧。

     姊妹俩说:娘,树下有个笸箩,你把绳子拴在两边,扔上绳子头来,俺俩拉上你来,你就看着了。快上来看吧,这花真俊。

     皮狐子精只好把绳子拴在笸箩上,把绳子头扎上块砖头,扔了上去。姊妹俩抓住绳子就往上拉,快拉到顶的时候,手一放,笸箩连带着皮狐子精一块猛地掉下去。

     姊妹俩连忙说,娘,娘,你有事没有,俺俩劲没使齐,手一滑你就掉下去了,再来一回吧,这回肯定掉不下去了。

     皮狐子精被摔得头昏脑涨,眼冒金星,但想到上去就能吃了俩小孩儿,便嘴硬着说:没事没事,这回嫩俩可得抓好了。

     皮狐子精又爬上笸箩,姊妹俩在上边就又开始往上拉,这一回拉的更高了,俩人一前一后几乎同时放了手,那个笸箩先是翻过来,皮狐子精一头就从笸箩里头朝下扎了下去。

     姊妹俩在上面喊了半天,下面一点动静也没有,姊妹俩也不敢下来,等到天明,下来一看,一条白色的大狐狸头破血流的在地下躺着,早已经死了。

     姊妹俩放声大哭,哭她那让皮狐子精吃了的娘和锅锅:

皮狐子精,皮狐子精

吃了俺娘,吃了俺兄

还想吃俺姊妹俩?

决不能让你得逞!


姊妹俩挖了个坑,把皮狐子精埋了。第二年的时候,这个地方长出了些扫帚苗,传说就是扫帚嘎达拿着皮狐子精的尾巴生出来的。

网友评论: